Michelle黎

↓ 点开啦~

文豪野犬 aph 全职高手 工作细胞

沉浸于太宰的美色而不可自拔
宰右向不接受逆
(其余杂食)

每天都在众多圈子中徘徊

各位天使我想要评论啦QAQ


辣鸡写手

日常犯蠢

今天的阿黎出宰了么?
没有!

莫哥的700已到!
现在该你啦www(小恶魔笑)
( • ̀ω•́ )✧

叶凌寒今天也要自攻自受:

哈哈哈跟着莫哥和之见大大一起作死
cp仅限工作细胞all1146相关

wocccc?!!为什么这么快就过百了QAQ
完了要开连载了……

150了啊……
好的我光荣的翻车了

高亮一下
有没有人点梗x以上所有已立的flag我是不会自己出梗的x如果一周之后没有梗我就不更flag了哈哈哈哈哈

30热度Q版单图不用点梗了x半勺太太已经点过了,并且Q版单图改成成人比例车图 ,半勺@sherlimozil 就是这个大大,让我吹爆她!

150那个车连载也不用了√我已经决定要画什么了(所以最先决定的为什么都是车😂)

嘘,这里有一只神秘的生物

拨开名为层层的灌木丛,您在这里发现一只神秘的生物
这只生物有些蠢蠢的迟钝
它会尽力从头顶结出甜丝丝的小小的果实,希望能够吸引你的注意
这只团子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森林里滚动着,与其他同伴分享甜丝丝的喜悦(哪怕别团的果子比自己的要更大更好吃)
你可以通过扔手中的红蓝道具来表示对果子的喜好
被砸中的团子会高兴很长一段时间并四处寻找你的身影
它非常喜欢和你们交流
每次都会忍不住将以前的会话回顾个好几遍才稍稍感到满足一些
它也会时常在周围寻找着
——今天,还有没有小伙伴会和我说话呢?

《彼间三箴》 —— “呐,抱歉啊……”

第二棒@不飛去的鳥 还有第三棒@s.v
和两位太太的联文~
由她们制定的开头结尾句~
这里是第一棒
cp向为织太
有不明显森太安太成分
共计5.3k字以上
七夕节贺文~
不喜勿喷
(通宵肝后半部分烂尾注意qwq)
  
——————————————————————————————
  
  
  
  
  
  
  那天下午,太宰碰碎了一个花瓶
  
   「疼痛——证明你还活着」
  
  被遗落河岸的白瓶,表面刻着深深的划痕,朴素且又毫无新意。
  在河岸醒来的太宰,浑身湿漉漉的,黑发凝成一束且向下滴着水。
  他在河岸坐起,茶褐色的眸子迷茫的打量着周围,最后定在身边的白瓶
  太宰将白瓶拾起,瓷片破碎的边缘将在水中泡的发白的手指划出一道血痕,并引着艳红流下………
  他感到自己的喉间有些堵塞,怪异的笑声不受控制的从中挤出。
  “…这…就是审判的结果么?‘神’你对我还真是残忍啊……”
  
  原以为能如愿
  在地狱边遭行留一趟后却又被遣了回来
  
  花瓶从掌中滑落,在水泥地面摔得粉碎
  有什么在眼角闪耀
  黄昏下的河岸边,他独自笑着——哭着——
  
  结果
  到头来
  自己仍是
  被留下的那一个啊——
  
  
  
   『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 灭亡,反得永生。』
  
   太宰是被自己的教父从漆黑一片的小巷中捡回来的
  教父为尚且年幼的太宰洗礼,教他读书作画,教他朗诵经文,教他神与信仰,教他圣职者表象下的暗流涌动,教他流血与死亡,逐步培养他成为了教堂内最为年轻的神职人员
  
  ‘被上帝眷顾的,天才一般的使者’
  他,是这样被认为的
  听到这些话的教父笑了笑,挽着他的手向祭坛走去
  那里,有即将被处刑的罪人
  
  —太宰君,看见了吗?这就是,违逆神的下场哦
  黑色的教父笑着,不知在讲述着什么
  祭坛上溅起鲜血,少年的眼里映着一片混沌
  
   「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它捆绑一千年」
  
   身为神职者,却并不信神
   一如身为恶魔的织田作却时常伴在一位神明祭司的身边
  
  
  “愿主宽恕你的罪过。”
  身处大堂的太宰身着金边白袍,送走前来忏悔的信徒。阳光穿过教堂上的七彩玻璃,在神的壁画上留下斑驳不一的色彩
  
   “先生也是来祷告赦罪的吗?”
   开口说道,浅茶色的眸瞳穿过阴影望向教堂的大门处
  “………不”
   红发人儿站在教堂门口,好看的蓝眼睛从神像上移开,他摇了摇头
  “我没有踏入这里的资格。”
  轻轻盖上眼帘,闪光的小十字架在唇齿微触。
  “……我要回答你说,你这话无理,因神比世人更大。罪责都将为神抉择,而个人无能擅自所嵌定。”
  白色的神甫迈步走过大理石铺成的地面来到他的面前
  “若是可以的话请容我伴您身旁,在这圣神的地域共行,您是否有资格,就请留给神来鉴定吧…”
   这么说着的他,嘴角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修女在教堂周围种满了花朵与通往先祖之路的伊沃加,神灵之豆科奥巴与文明的种子赛维尔一同挂在树梢,沉甸甸的审视着过往的信徒
  织田步行于教堂附近的街道上,那纯白的神甫现在正固执的跟在身旁 ,黑色的头发微微卷翘着
   “哪个……”
  “嘘……”
  几位修女端着盆子从对面走来,呼出的话语被轻轻打断,神甫将食指抵在唇前,悄悄向织田眨了眨眼
  ‘晚一点再说啦,现在就稍微配合我一下好么~’
   比拟着口型,这位神甫抬起他的手,在他的掌心画下一个十字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宽恕此世间的罪孽,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虔诚的话语缓缓的传递而出
  见到此景,修女们弯腰示礼,抱住盆子并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毕竟,没有一个人会有胆敢去打扰神甫的祷告
  悄悄睁眼打量周围,在确定没人后的神甫立马带着织田躲进了不易被发现的小巷中
  
  “哎呀呀,差一点就被发现啦,真是危险啊,危险~”
   一脱离人们的视线,原本神圣庄重的神甫就像是脸戏中的面具一般瞬间就被拉下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这么一个穿戴白色长衣活蹦乱跳的小人儿
   “这次多亏你了啊~这位不知名的先生。”
  “……不,其实你光是靠自己应该也是能够做到的吧?”织田这么感觉到,于是便将其诚实的说了出口。
  闻言,那个神甫的嘴边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童一般。
  “噗噗~先生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啊,我的名字是太宰,太宰治。真希望下一次也能再次与你相遇~”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在那一个微笑后转身,向着小巷的深处走去了
  
  那是织田第一次遇见太宰
  在他常去的那个教堂
  那个被光芒渲染了金色边框的人
  
  
  他们的第二次相遇是在一个瓢泼的雨夜
  
  如往常一般经过教堂,并在墙外静静的站住腿脚。
  ……今天他没有听到经文的诵说
  世间浓郁的黑暗如同粥泥一般吞噬了天空,唯见伞上噼啪落下的雨音和渐隐在夜里昏暗的荧光
  寒意从脊椎绵延窜流至尾尖,引起一阵强烈的不适
  
  ——恶魔本不该过于靠近神的领域
  
  神明永远不可能与地狱的使者站在同一位面
  深晓这一点的织田将浅褐色的雨伞盖下,沿着教堂的边缘逐渐向来时的方向折返回去
  他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莫名的期望
  
  不知是否是撒旦听到了他的内心,就在几分钟后,织田看见,在自己的正前方——伞页边缘视线可及处,有一团白白的物体正顶着大雨慢吞吞的在墙上翻越着。
  只见他先是将身体的一部分搭在墙上,借着力道将半个身体都放在了墙头——这时织田才注意到原本遍布在墙头上的碎玻璃现在已经基本被取掉了
  裹白布的团子在墙头顿了顿,似乎有些累了一般的喘气休息着,而正当他打算一鼓作气翻越过去时,脚下一踩空 眼看就要 “啪嗒” 地掉落在地
  “……!”
  一个大跨步冲了过去,当织田回过神来时,那个团状物已经跌入自己张开的两手间
  “唔唔!”
  只见那个白色物体动了动,从中钻出一颗黑色毛绒绒的脑袋
  “……………………”
   “是你?”x2
   两人大眼对小眼,直到冰凉的雨水打湿衣襟,织田回过头,才发现自己的雨伞早已不知被风吹去了哪里。
  

  “下次带着雨衣如何?”
  软绵绵的大毛巾裹住脑袋,将那一头柔软的黑发擦干并使其蓬松了起来,活像是一个黑溜溜的小毛球
   “不要啦,雨衣太笨拙了,要是穿着它旷工的话刚翻到墙外面就会被抓的哦。”
  手上的动作不停,仿佛没有带陌生人回家概念的织田将太宰迅速擦了个干净。
   与上次截然不同的白色祭衣现已被更换了下来。少年的身子骨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单薄,水粒被擦干后身体抖了抖便立马带着比自己还要大一号的衬衫缩到了床脚将自己裹进厚厚的棉被中去了
   收起已经湿润的毛巾,织田将二人换下的衣物收拾收拾好,放进了洗衣间
  而待他出来时,太宰依然还是缩在床的那一角,只是此刻露出了那张脸蛋,用他茶褐色的眼睛审视着自己,在那一瞬间,织田仿佛感到世间万物在这双眼下都是透明的,没有什么真相能够瞒的过去。
  “内内,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被中的太宰微微掩下眼眸,他的唇角向上挂起,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喜欢聆听神明经文的,恶魔先生——织田作之助。”
  
   对于自己的身份被识破这一点,织田作并未表现出太过于激动的反应
  哪怕他的内心此刻正缩的紧紧的,无数感叹号与问号正环绕着做圆周运动,而他所表现出来的,也只是微微动了动食指罢了。
  太宰微微吐了吐舌头,裹着被子缓慢爬行了过来
  “呐呐!既然是恶魔的话,那么就请仔细聆听眼前亡魂的诉说!”
  他抬起头,两眼有如点缀了繁星的漆黑夜空般,深邃空洞,却又闪闪发光 。
  “我愿以灵魂作代价与您交易,请您务必——杀了我!”
  曾经假装神甫为人赦罪的祭司如是向着恶魔恳求道
  

  
   「凄苦的人凄苦吧,堕落的人去堕落。事情与我无关。这便是人世。我如此硬着心肠故作冷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们,但却异常痛苦。」
    
  安静的黄昏
  名为坂口安吾的青年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吧台上的蒸馏酒在全消后不一会又被贴心的倒满
  “织田作先生。”
  有些焦虑的揉了揉耳后,圆形镜片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反着不太明显的光
  “太宰君他真是这么和您说的么?”
  眉前皱起,坂口安吾感到十分的头疼
  “嗯……”
   认真的想了想,织田作点点头。
  “还不止一次?”
  “嗯。”
  ……更头疼了
  安吾深深呼出一口气,其中满满的都是无奈
  毕竟要知道,若是太宰的这些话被教会的其余人员听到,那恐怕是会引起一阵狂澜
  “织田作先生,太宰是教会的中心祭司,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请你去看看他主持的祭典……”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安吾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拿起放在一旁的大衣,将钞票递给了酒馆老板。
  “织田作先生,虽说我觉得不该将希望全部寄托于你,不过……我有一种预感———必须,也只能是您。”
  微微行了个礼,安吾转身离开,松木的门板发出悠长的嘎吱声
  “一个月后…‘肃清’就将召开了……记得藏好尾巴和翅膀……”
  
  
  几天后,织田作去看了太宰主持的祭典
  高耸的祭坛上,身着纯白的少年看起来是那么的显眼,只见他举起惩戒的利器,对准被束缚在十字架上不停蠕动挣扎着的人
  “我若磨亮神闪亮的刀,手掌审判之权,就必报复神明的敌人,报应恨于这真确的人。以罪人之血,平息世间怒火,献给持有光明的神!”
  
   颈脖—手腕—胸腹
   这个罪人将以鲜血的喷涌而赎罪
  在大片的血雾中,纯白的服饰被逐渐浸染上污垢,祭司的身形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咕噜……噜…嘶…”
   逐渐冰凉的躯体,鲜红的血液顺着祭坛的纹路流下,祭司举起行刑的利器,转身面向群众张开了双臂示意,欢叫声随即涌满了整个祭坛
  浓烈的血腥味传在场中传递着,哪怕是站在了最远处,这气息也是那么的清晰,更不要说正处于漩涡中心的祭坛上了
  
  即使是在地狱中,这血腥也不会被放任发散
  
  
  织田作最终在台后找到了祭司
  “太宰……!”
   织田作抓住了他的衣袖,染成鲜红的布料传来令人不适的粘滑感。太宰回头,只见那双茶色的眸瞳中已经被黑暗吞噬,充斥着糜烂的绝望与孤寂
  ——他的人还在这里,但灵魂却早已堕入了深渊。
  
  [“织田作~听说恶魔的眼睛能够看得见所见生物的死法!想想看要是知道了那些死法并且提前实施的话,是不是就能够自杀成功了!?”]
   [“太宰……你将会……………………”]
  
   “太宰……”
  声线压抑着,我有一种错觉,仿佛太宰在离我千百万米远的地方
  “是织田作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虽然我很想跳过来拥抱你一下,不过这个要等我先去换好衣服以后才可以做的呢…啊啊,真是讨厌啊……”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欺骗的幻术般,太宰脸上瞬间堆积出来的笑容让一切都成为了肥皂泡般的虚影
  只见他戳了戳我的手,将那一截染血的衣袖扯了回去,比了一个尽快回来的手势便飞快的跑掉了
  
  虽说是笑容
  但是那张脸……
  明明就快要哭出来了啊?
  
  
   酒馆内,在吧台的那张咖啡色杯垫上,黑色墨水端正的浸染着一排字符
   「请你,拯救他」
  
  孤身独处的人可以为圣哲,也可为恶魔
  
  呐,安吾…抱歉
  
  
  
  
  
  『他把谋士剥衣掳去,又使审判官变成愚人。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们可以同听审判。』
  
  
   不安感在织田作的心里不断的酝酿着
  就如同饭粥中逐渐冒出的气泡般
  深沉而又未知
  
  所谓“肃清”,也就是接受神的旨意,将潜伏于信徒中的邪徒揪出来,由神来进行审判
   而“肃清”的日子俞加接近,那种不安感也在不断的放大
  
  
   教会内,为了迎接“肃清”的到来,基本每一个人都动了起来 ,热情被点燃到了最高峰
  
  这很不正常
  
  凭借着一些小手段,太宰从一些高层人员口中知道了这缘由
  ——据说这一次,真正的神明即将要降临!!!
  
  不着痕迹的眯起眼,太宰看向频频从教堂门口经过的恶魔,看着对方困惑的视线一遍遍扫在神像上
  真……神么?
  
  
  教皇的现身彻底拉开了“肃清”的序幕
  众人集结在祭坛周围,不停点画着生命圣三角
  木权杖敲击地面发出咚咚的空响,人群安静了下来,而身着高贵的教皇转身,对向那曾染血的十字架
  “以斯拉阿,请照着神赐你的智慧,将所有力量转化为明白你神律法的士师,审判官,治理河西的邪徒,使教训这一切不明白神律法的人。”
  
   那一瞬间,大地似乎在颤抖,信徒们昂起头颅,狂热的看向祭坛中央
  黑白的逆转中,十字架的顶端,无数道光线轰然射出
  
  灾难悄无声息地降临。
  谁都无法阻止,谁都无法发出声音。
  
  “太宰!!!”
  察觉到异动的织田作冲进会场,他向着太宰的方向大声呼喊着
  
   来不及的……

  太宰看见一道光柱朝着自己飞驰而来,如同一柄利器,誓要穿透自己那漆黑的胸膛
   恍然之间,人群发出了惊恐的尖叫,有什么张开了漆黑的翅膀……
  
  抱歉啊,安吾,我…必须要……
  
  “织田……作……”
  他看到漆黑的蝠翼将自己紧紧抱住,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睛直直对上了自己的眼。他看到光线从翅间的缝隙透出,灼伤了恶魔的身躯,他看到织田作向自己抱歉的笑着,红色发梢在脸侧轻轻挂过,湿热的气息喷吐在耳廓——

  呐,抱歉啊……
 
  去到救人的那一边吧,这样……多少会好一点
  
  怀中突然压下的重量让人喘不过气来,被光芒灼烧的恶魔散发着浓浓的焦臭味
  
  所有的一切都在此刻静止了。
  
  发了疯一般的紧紧抱住怀中早已逝去灵魂的躯体,张大到极致的嘴巴仿佛似要嘶吼着,却只能单单发出几个怪异的音节

  太宰想就这样死去。他之前好似抓住了什么
  然而现在,却又弄丢了
  
  
  后来发生了了什么?
  
  “神明”伸出光芒塑成的手,将那与恶魔共通的祭司紧紧的包裹住
  在这一切的一切之后
  他将对他做下审判
 
  一如曾经在这里逝去的罪人
 
  祭坛上溅起一片血色
 
  求而不能
  奄息苟存
  
  审判过后,太宰治从此必须背负沉重耻辱的烙印,在时代的洪流中孤身爬行。
  
  
  
  
              第一篇『完』
   ——————————————————————————————
  
  本文有大量引用圣经内经文 及其余篇目片段
  
  ——以下的解释(科普)感觉麻烦的话就跳过吧~
  
  
伊沃加——
  夹竹桃属的少数几种植物中,有一种可以致幻,叫做伊沃加(Iboga)。
   伊沃加是布维蒂教秘密社团的必备之物,一般在宗教仪式之前或一开始,服用少量,整个仪式的8~24小时之间,用量会增加到好几筐,当全身瘫痪充满幻觉时,就可以接触到先祖。
  
科奥巴——
  科奥巴实际上是一种浓烈的烟草类植物,致幻成分来自大果柯拉豆(Anadenantbera peregrina)。它被制成一种俗称“约波(Yopo)”的致幻鼻烟。
  
赛维尔——
  赛维尔鼻烟(Cebil)来自蛇状柯拉树(Anadenantbera colubrina),以及这种树的豆子,和上一个讲的约波很相似又稍有区别。
   赛维尔的致幻作用大约会持续20~30分钟,有强烈的迷幻现象。发作初期会觉得身体变得沉重,5-10分钟后闭上眼睛,开始产生幻觉,会看见像虫又像蛇的东西彼此交缠蠕动,有时会出现几何图像、对称图案或立体结晶,并伴随强烈的流动感和扩散感
  

  
  
  
  
  
  
欢迎评论(超小声)

让我们宣了这只皮条圈www
ヾ(*ΦωΦ)ツ

莫比乌斯环:

好的我也来玩了

我坚信我不可能翻车的,所以就大胆地放了~

ps:写文的话都仅限于工作细胞的同人

完全没想到作为小透明写手能和两位一起联文
不管怎么样一定加油(๑`灬´๑)!

s.v.:

·论将一切交给玄学会诞生什么

一方死亡设定,三篇刀子
攻是港黑还是武侦方的靠投骰子决定
攻死还是受死靠投骰子决定
开头句和结尾句靠另外二人决定

三人搞事宣传·《彼间三箴》

欢迎转载

给各位喜欢4849点不开tag的小伙伴

因为敏感词汇的原因所以89被屏蔽了导致4989的tag打不开

但是经过实验498/9是可以的

在此告诉所有喜欢4989以及有关cp的小伙伴们

以后打tag请在89见加上 /←这个

这样子就不会被屏蔽了~

以及群宣!
这里是all1146大家族!
欢迎各位喜欢1146以及吃all46的小伙伴们进群!

群除我佬!群除我佬!群除我佬!(说三遍!)

群聊号码:832049186

欢迎加入all1146博物馆!!!
这个群日常半夜开火车,平时开轿车
当然平时也有各种小清新
想说什么说什么
非常自由!
欢迎各位入群!!!!!

( • ̀ω•́ )✧ヽ(•ω•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
(↑此人已疯)
从今天起!
我也是个有宰的人了啊啊啊哈!!!
宰啊啊啊!
等你好久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条龙程序走起!!!

✧*。٩(ˊ▽ˋ*)و✧*。

尝试摸一只宰团

p1决定将自己出售了( ˘꒳˘ )

p2试图将绷带裹在身上

p3敦:太宰先生那个还没有去壳!

p4两只团子愉快的在一起~

p5中也团子眼中的宰

p6尝试指绘然翻车QwQ

私心all太
好想要一只宰天天抱着啊(:3_ヽ)_

【all太】完全黑暗进度——100%

         意识的回归,大量服用安眠药而带来的极端的恶心与呕吐感仍残留着些许在神经的末端起舞

         “嘶嗷!!!”
         一团模糊的倒影带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在虚睁的眼缝中立起,身上的关节以诡异的幅度扭曲着却仍然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冲了过来,尖锐声是将锋利的铁片在黑板上狠狠划过

          身体下意识的避开,那个倒影在与自己擦过后没几步就像是撞破了一道屏障然后便从什么地方坠落了下去

        微风夹杂着浓重的腐臭味与散不开的血腥味扑洒在脸面上,讲昏沉的大脑从混沌之中唤醒。

       

         他原本该在小屋中一个人静静的、不为人知的死去才对

         茶褐色的眸子将这个未知的地方收尽眼底,他的视线最终停留在被那个什么东西撞破的铁丝网上

         周围高楼林立,腐烂的尸体与深邃的血红在天台上沉淀

         本该完成夙愿的自己,不知为何……

          现在,正站在赤色的天台上

————————————————————————————————

看小说时突然冒出的脑洞

这讲述的是一个分支世界的宰在一次自杀后来到了这个充满惊喜的丧尸世界的故事

首先说一下我自己的私设

大概就是没有原著记忆的if线首领宰
(也就是相当于一只披了武侦宰皮的黑时宰)
ta来到了一个末世世界然后与众人相遇啊什么的

预警
里面也有些不正经的东东
比如在这个故事里你们会看到用硬豆腐怼丧尸的宰
强行喂丧尸毒蘑菇的宰
将丧尸抓去解剖于是变身为丧尸眼里的大魔头1,2号的与谢野与宰
日常跳丧尸堆但是下一秒就被救回来的宰
邀请漂亮女丧尸殉情然后直接用面条(?)吊死对方的宰
与日常犯病的宰

要写的话应该是长篇了
就先当个脑洞记下来好了
占tag致歉(:3_ヽ)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刷时无意间截到的东西
虽然心疼但是还是好想笑啊蛤蛤蛤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