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黎

↓ 点开啦~

文豪野犬 aph 全职高手 工作细胞 跑跑姜饼人

沉浸于太宰的美色而不可自拔
宰右向不接受逆
(其余杂食)

每天都在众多圈子中徘徊

各位天使我想要评论啦QAQ


辣鸡写手

日常犯蠢

今天的阿黎出宰了么?
没有!

最近入跑跑姜饼人的坑了w

有小伙伴一起玩的么?

欢迎来找我啊~!

ヾ(*・▽・)ツ


GLJVM2308


各位太太们也都小心一点啊!!!
虽然删了会有(fei)点(chang)遗憾
但是有很多见钱眼开的家伙们在挣相举报
希望各位都要小心一点!!!
各位太太们多看看自己的有没有沾边的
希望这阵能早日过去吧……qwq

阿礼:

好像没有人发,于是我来发一个。还是真心希望各个大大们都保护好自己。别被有心人举报了,真的已经有些人见钱眼开了(′゜ω。‵)

【all太】太可怕了!!!

   一个鬼玩意儿

  神经病写手在线石志

  其实我也想做梦(bu)

————————————————————————

 

 

 

 

  河流汹涌,身着沙色风衣的他在那陆地边缘,向着世界,向着自己 流露出一个惨淡的微笑

  指尖堪堪触及衣角,拼尽全力伸出的手臂隐隐作痛——无法抓住,无能为力

 

  河水席卷冲刮,他跃入水中,从此……再没了踪迹……

 

  太宰!!!

 

 

. 

 

  织田猛的从床上坐起

  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太宰他自杀成功了!?

 

 

.

 

  森鸥外猛的从床上坐起

  这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那个下层人员梦见太宰君自杀成功了!!

 

 

.

 

  尾崎红叶猛的从床上坐起

  噢这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森鸥外梦见下层人员梦见那个太宰君自杀成功了?!

 

.

 

  樋口猛的从床上坐起

  天哪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干部梦见首领梦见下层人员梦见那个叫太宰的自杀成功了???

 

 

.

 

 

  芥川猛的从床上坐起

  !!!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樋口梦见干部梦见首领梦见那个男人梦见太宰先生自杀成功了!?!

 

 

.

 

 

  敦猛的从床上坐起

  啊啊啊太可怕了!!

  自己居然梦见芥川梦见他的部下梦见那个大姐梦见他们首领梦见一个红发男人梦见太宰桑自杀成功了??!?

 

 

.

 

 

  国木田猛的从床上坐起

  真是太可怕了!

  自己居然梦见敦梦见那个芥川梦见他部下梦见他们干部梦见他们首领梦见一个成员梦见那个绷带浪费装置自杀成功了??!

 

 

.

  福泽猛的从床上坐起

  太可怕了!!

  自己居然梦见国木田梦见敦梦见对家部下梦见对家干部梦见老对头梦见那个织田梦见自家社员自杀成功了????

 

 

.

  陀思缓缓从棉被中坐起

  …太可怕了………

  自己居然梦见那个社长梦见他的社员梦见人虎梦见黑犬梦见黑犬部下梦见他们干部梦见他们首领梦见那谁谁梦见自己茶话会“好友”自杀成功了?!~

 

 

.

  涩泽猛的从苹果堆里坐起

  马鸭太可怕了!

  自己竟然梦见“闺蜜”(?)一号梦见侦探社社长梦见他员工梦见人虎梦见黑犬梦见它部下梦见他们干部梦见他们首领梦见那红发男人梦见“闺蜜”(??)二号不带自己自杀成功了!??

  太可怕了!!

 

 

 

 

 

 

 

  这真是太可怕了!!!

 

  太宰猛的从床上坐起

  自己居然梦见涩泽梦见魔人梦见社长梦见国木田梦见敦君梦见芥川梦见那个小姐姐梦见红叶大姐梦见森先生梦见织田作梦见自己自杀成功了!?!!!!

  但这只是一个梦???!?!!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自己会做这样的噩梦不论怎么想都是蛞蝓的错!

 

  于是太宰掀了被子一巴掌掴醒一旁的中也

 

 

 

 

织田作生日快乐!

百fen点梗!!!

辣鸡写手的第一个100!!!
开心撒花!!!
感谢你们的支持啊QAQ!虽说不尽人意不过以后也会加油!的!
(以及悄咪咪的求评论啦,我真的很喜欢和各位聊天哒qwq)

咳咳咳回归正题啦!
点梗!
cp向限于宰右!
抽取一位小天使评论的梗来写
各位接受这只没用的黎产出的粮的话就大胆说吧!
(。・∀・)ノ゙ヾ(・ω・。)!

【all太】《望》————(寻)

 
 
 
  
前篇指路
  太宰的幻境
  福泽的日记
 
 
——————————————————————
 
 
 

  灰黑的天空,金色光束从缝隙射下 将那厚厚的云层撕裂。
  
  对乱步来说,那个人就如同商店中零散出售的水果糖——透明的糖纸下明明一眼就能看见那圆圆的一颗,但糖果的内里却是雾蒙蒙的,不知夹杂了什么……
  
  
  冰凉凉的和果子。咬下,饱满的馅料在口中翻滚、甜丝丝的滑动。
  
  
  自衣袋掉出的火柴盒,表上是戴高礼帽、持手杖,身着黑礼服如绅士般的男人为图标,下方有着以华丽字体写出的“Lupin”的字样。咖啡色的盒壁因浸过了水而变得粗糙起来,里边的火柴也早已经无法使用。
  
  —现已是冬末
  
  指尖在盒面上轻轻蹭过,咖啡色的纸袋被丢在地上。乱步叫住了一旁的社员
  
  “喂,就是你啦,带路的!”
  
  天开始放晴了……
  
  
  ………………………………
  ………………………………
  ………………………………
  
  
  
  
   「人生而一生,倚靠的不是情感而是如那黑淤般无止境的利欲。」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
  被打翻的五味杂粮?抑或是无数条纠缠不清的毒蛇……?
  
  此刻,是空潭般的寂静………
  
  安吾在这已经站了有一会了。
  灯牌上莹莹亮着,是“Lupin”的名称。那独属于酒馆的混杂气息自那老旧木门的缝隙透出,此刻竟让他有了那么一丝安心。
   于是他深深地、深深地吸气,似乎这样做就能将它永远的留在这躯壳中
  一张飞机票沉甸甸的隐伏在公文包的最底层,提醒着他……
  
  —该走了
  
  于是,他缓缓、缓缓的转过身,就如同一个过客一般的,迈开了腿
  
  
  “喂喂…我说你啊,就这么走掉真的好吗?”
  
   酒馆的木门嘎吱开启,忽然间,有人叫住了自己。
  
  “明明特地趁着飞机延时而赶来,难道你就只是为了在门口站那么一会?”
   那个人就这么大刺刺的站在那里,用一种似乎是困惑一般的语气继续说道
  
  
   “…………”
   下意识夹紧臂下的公文包,安吾眯起眼,昏暗小巷中,在微弱的光芒下,他辩清了来者的身份
  
  ——武装侦探社 江户川乱步
  
  “……这还真是许久不见,不知侦探社这一回是又有了什么重要的委托……?”
  
  “不,这一次只是我个人对一位奇特病患口袋里的事物产生兴趣的结果而已哦。”乱步立刻回复到
  “是吗?那可着着实稀奇,能让大侦探感到兴趣也真不知是什………”
  安吾的话顿住了,他看见乱步伸出手,五指渐渐舒展开来———那小小的火柴盒此时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安吾看向火柴盒,神情有一丝恍惚。他认出,那是很久以前,自己曾经那位“红发友人”所带在身边的那一个。
  
  “看不透、猜不出,但是明明又是那样的明显啊……”
  表情似是有些困惑,乱步将手中的火柴盒收回。
   “于是啊,根据兴趣以及天才的推理然后来到这的我就被印证了猜想以及一些推理之外的,温馨的故事呢。”
  乱步抬头,看向前方的人
  “有兴趣听一听么?原港口黑手党情报员兼双面间谍,真实身份为异能特务科成员的坂口安吾先生。”
  
  
   “……”
  酒馆的老板不可能暴露他们的身份,而坂口在那之后更是将此事连带着自己的心绪一起……埋藏在了心室的最深处。
  安吾张开了口,然后又闭上,话语在喉间纠缠不清,他向上望,向下望,最终 合上了眼
  
  “果然……还是被你看穿了吗……”
  
   他无奈地笑着,看向酒馆的那扇木门,仿佛透过它看见了那不可挽回的,破碎的过去……
  
  如果,当初自己将真相说出的话,是不是…………不,不可能的。哪怕是这样,结局也不可能会更好……
   似是不甘心一般,安吾低着脑袋,不发一语。
  
  
  “喂!我说啊!谁会为了为了看你在这里自哀自怨才会在一直这里等着的啊!”
  看见对方思绪的飘忽,乱步不由得出声喊到
   “我可不认识路啊!”
  
   这一下打断了安吾,他抬起头,眼中有着些许的疑惑
  
  
  “我说你啊,帮我带个路吧。”
   乱步向前走了几步,指尖直指向小巷的出口
  “至于目的地的话,是…………东边临海的墓场。”
  
   “……!”
   那几个字传入耳中,如是几个响炮的炸裂。安吾微微睁大了眼,不可置信随着思考在脑内一闪而过。逐渐的逐渐,他放松下来……
  
  “…我明白了。”
  
   得到答复,乱步嘴角弯起,带着那满溢着自信的笑容。那副被随身携带的黑框眼镜此时,正静静地立在他的脸上。
  
   ………………………………
  
  
   雪花轻轻、缓缓地落在大理石碑上,人死后便只剩下了这仅仅只有几寸大小的方地,生前的一切都被抹消唯有那刻着铭文的大理石证明——他曾在这世上走过。
   阴沉的天空、稀少的人流、黑白的丧服、低压的泣声以及那濒临枯死的白色花束。
  眼前的山丘悄悄藏在墓园后无人问津的一角。常绿的树林在寒风中无精打采的挥动,冰晶为其渡上一层淡淡的苍白。而在这山丘的不远处,就是那无尽的大海。
  
   安吾看着那山丘,一动不动,就如同现在站在这儿的不是他,而是由蜡塑成的,一尊名为坂口安吾的蜡像罢了。
  许久后,这尊“蜡像”终于开了口,嗓音哽咽着  ,带着沙哑的嘶嘶声
  
  “的确……是一个好地方呢……”
  
  就像是终于找到了甘美的奶油,一头扎进去,尝到的却是极端的苦……苦苦苦,怎么会这么苦?
  他低下头,隐藏住脸上的神情却将公文包的把柄握得更紧。
  
   “要去见一面吗?现在道别的话还来应该得及。”
  
   “不用了,我………已经没有那个资格了。”
  这一次他答得倒是爽快。
  
  “是吗,不过这倒也和我无关啦。”
  乱步向空中哈出一口气,看着那白雾缓缓消散在空中。对于安吾的回答他显得并不在意,当然,这又或许是因为早已经知晓。
  
  
   “乱步先生,谢谢您。”
   沉默了许久,他这么说着,最后一次的望向了山顶。
  现在,无论是包里的钟表还是自己的意识都在催促着自己——时间到了。
  乱步没有回头,只是在安吾即将离开之际,突然出声道……
  
   ————“0619号病房”
  
  
   脚步在空中一凝,然后又继续前进。
  “……谢谢。”安吾再次说道,随之消失在了视野。
  
   雪花在寒风中飘下,冰晶悠悠降在鼻尖,瞬间化成一片。
  打了个寒颤,乱步的视线从山顶移开。
  他能够想像的到 ……
  
  ————那是一块粗糙的不能再粗糙的石碑
     并非坚硬的大理石,只是一块小小的,极为普通的白石。除去不太光滑的表面与有些坑洼的形状,上面没有任何墓志铭——介绍、死亡年份,甚至是……死者的名字
     那一方小小的墓地只是静静地悄悄的藏在那里,就像是故意不让人找到一般……
     但是,在那墓地上……一定,会有一张洗好了的照片——那是被人精心安置在哪儿的——而在那墓地所在之处,有微风吹拂,若是抬眼望去,所看见的……一定一定———是那灰蓝的大海
  
  
  
  
   …………………………………………
  
  
  
  
【 致侦探先生:
  
    时至冬末,杜鹃啼鸣,恭祝阅信人身体健康。
  
    非常抱歉,我并未能按照您的善意而行。能得知他的消息已使我感到安心。或许,我才是那个对友人关系不存于信任的胆小鬼吧。
   
    那个火柴盒我想您应该还未来得及归还。可以的话,我恳请您能否在遇见他时,帮我带上一句话……
  
  
   “————————”
  
  
  
                   】
   
   暖阳从窗口赵入室内,没有署名的信纸被随意的丢在一边,其上不过只有寥寥几句话罢了。
  
   积雪融化,将街道浸湿。
  
  将橙色的糖果送入口中,酸甜的果香自舌尖弥漫至整个口腔,糖块压过柔软的舌面,留下独属橘子的清甜。
  
  他在不久前偷溜出了医院,因病患已痊愈的关系固无人探究他的去向,只是可惜了自己的那一袋子饼干……
   ——虽说在将它倒出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后悔了
  
   慢悠悠的行走于大街,看着身边的人们匆匆离去。眼尖的捕捉到那一抹沙色,在人群中与其擦肩而过
  伸手摸摸,衣袋空荡荡的,已然没有了那物,取而代之的是几颗全新的糖果。
  
   ‘要说什么的话还是自己去吧。’
  
   那一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些纠葛不清的感情对自己来说可真是没什么吸引力。无趣的吐着舌头,将双手背在了脑后
  
  火柴盒中纸条上的,不过是自己歪歪扭扭画下的鬼脸。无论是潜逃的黑手党还是无法轻易看透的病人,在不久之后也都将变成过去。
  
  
   略……麻烦的新人
  
   半透明的糖纸被投入一旁的垃圾桶,瞟见那抹沙色进入身后的酒馆。
  乱步如是想着,打了个哈欠,继续向前走去。只是心情不知为何倒是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
  
  
  
  
      还会再见的
  
  
  
                     END.        
                     

关于复联三我和我弟的一个玩笑


路上和表弟谈起复联三了
……(省略一大堆有的没的)
我:呐呐,你知道为什么战斗要在白天进行吗?w
表弟:因为这样就能看得清楚了啊
我:错!因为在晚上就找不到黑豹了!hhhhh
(原本想开个玩笑的说,然而紧接着我弟就转过来了……)
表弟: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就不会默默无闻的死去了。
我…………
弟:因为晚上的话,看不见黑豹,所以哪怕是不知在哪个地方牺牲,都不会被发现不是么?
我………………



(等等快住口!这原本是个挺好玩的笑话的啊!∑(°Д°三°Д°))

 

拜托各位救救第三季啊!!!

打扰各位了!

因为有些问题,必须在此告诉所有小野狗的粉丝们!也希望各位能帮忙转发一下!!!
最近,有很多B站up主或是其余卖资源的人从各种渠道获取了熟肉资源然后拿出来
这是不可以的!
现在剧场版在国内是没有版权的!
bd在发售之前请不要随便发出资源、即使是自己录制的、就算bd发售后如果您要放出来也请买好版权再说。
现在所有发出来的熟肉都是偷跑资源行为,我们应该去制止而不是帮助传播、如果被查到可能会导致不会再有平台买正版资源、第三季没经费制作等各种问题。
前两天有两个放了全片的up已经被大家说了并且删除了……各位放了资源的up也可以删除资源以免造成像之前那样不必要的祸端。
请你们把资源链接删了吧!后面11月28日剧场版会有BD发售的!!
剧场版的收益也会拿来作为第三季的经费的,你们这样可能会导致第三季没有经费来制作的!!!而且放出资源这样的行为现在属于侵权行为。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以及就算提前看了剧场版,也请您等它正式上映的时候去电影院再看一次
毕竟这次剧场版的盈利可是要作为第三季的资金使用的!要是因为我们把第三季鸽子的话,真爱粉都会哭的吧?
相信大家都是真爱粉,对吗?

请救救第三季啊!!!




当你和你的(大佬)朋友一起抽签随机绘画元素时会发生什么

1p长袖毛衣+蝴蝶结+绷带+短袜
2p猫耳服饰+短袜+风衣(想了想于是伸出罪恶的双手扒了幼宰绷带换了小短裤)(然后被拍飞)
3p恶魔+露胸毛衣+万圣节+围巾(露胸毛衣!!?谁写的!?!?gj!!)

发现小男孩真的好画又可爱啊嗷嗷嗷!QAQ

【all太】 《望》 ——(写)

  
  第二发~
  此篇为社长视角(大概)
  时间线为织田作去世后的几个星期
 
  哦哦西有
  私设如山
  望各位喜欢~
  

————————————————————————

   太宰的幻境
  
  
  

  xoox年 11月16日
  
  时入深冬,天云转灰,有强风刮起。
  距离上次动荡已然过去了些许日子,那时侦探社因受阻而无法出员调查,但现根据消息称是港口黑手党与一海外集团的交锋。
  
  想必是获得了足以抵消一切损失的利益吧。
  
  
  xoox年 11月19日
  
  今日风平浪静,无重大事项的发生。
  在回社的路旁见到一只浅茶色眼眸的黑猫,有些像很久以前见到的那个孩子
  当我送出小鱼干,尝试着靠近时,它站起身,睁着那双眼睛看了我一会后就转身跑走了
  没能碰触到它实在有些遗憾
  
  
   xoox年 11月20日
  
  气温骤降,云层堆结,有下雪的迹象。
  
  带乱步去西边街区的小食店,返程时他突然提议到河流的下游。顺着乱步的意思,我们在河边见到了那个“孩子”
  至此,我大概明白“他”的意图是什么了。
  不惜放弃重要事物所换取的
  恐怕……只能是“那个”了吧 。
  
  
  xoox年 11月21日
  
  他患了肺炎,又在河水中漂流多时。
  昨日我将其送到医院时,他基本已无法自主呼吸。
  医生尝试解下他身上的绷带,但由于一些因素,只能退而求次的将颈脖和胸口的绷带弄松。
  
  
   xoox年 11月23日
  
  天气阴沉寒冷,总令人感到压抑。
  
  他醒了,不过似乎还不能发声。我向他说了些话,但看样子并未被听进去。
  
  乱步会对他感兴趣这一点倒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应该是已经看出来了吧。虽说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和果子上。
  
  
  xoox年 11月24日
  
   今日预料般降下大雪,路面被大面积的白色覆盖。
  近期因路面结冰而造成的事故频发,侦探社上下都需时刻警惕,以备突发事件的出现。
  
  医院发来催促,请赶紧登记病患信息。有护士曾尝试和他询问,但得到的却是和最初一般的空白。
  思考,最终我写下的…是那个名字……
  
  (下面的一行有擦去什么的痕迹,在无数印记上模糊的写着四个字)
  
  ——津岛修治
  
  
   xoox年 11月25日
  
  乱步在东边的墓场迷了路,当我赶过去时他正气呼呼地抱怨说太晚了。
  我没有得知乱步来到这的原因,只是被告知——请明天再来到这里
  
  以及
  回去时带他去吃了小豆汤,依然只有被说是不甜的年糕被留在了碗中。
  
  
  11月26日
  
  他失踪了
   (笔迹粗粗的印在纸上,像是被人以极大的力道写下,甚至还同样的印刻在了下一页)
  
  医院打来电话,当我赶来时看到的,只有一片狼藉的病房。
  ——机器嗡嗡作响,管道被扯下,氧气罩躺在一旁的地板上边缘向内延伸出几道长长的裂缝,像是被谁狠狠摔在了地上 被单凌乱,置于一旁的衣物已然不见。窗户大打开 大片雪花顺着寒风进入房内,在窗下融成一滩。
  
  好转,能够平常行动但绝不适宜出行,特别是在这样的天气下。
  
  这是医生下的诊断。
  摄像头预料中的没能拍下他的身影,不过马上,乱步就打来了电话
  
  东边墓区旁可以看见海的山丘
  
  
  ………………
  他靠在一块没有刻任何铭言的粗糙石碑上沉睡
  只有一名黑手党的最下层人员被派来
  心软?不,应该说是知道我会来吗?
  在将人带回去时,他一直在小声念叨着什么
  
  织…田…作……?
  
  (有修改的痕迹,似乎是在织田与织田作之中犹豫了一会)
   一个遥远又熟悉的词汇,不知是否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一个。
  
  
  xoox年 11月29日
  
  近期风雪逐渐平息,再过几日应该就会停止。
  这三天他一直处于昏迷中,医生给出的解释是身体为了快速恢复而自发进行的休养。
  
  及
  乱步今天去往了医院,回来时一脸气愤的盯着双手
  后来听医院说,不知是谁将一堆饼干打翻在了病人身上,导致护士小心清理了很久才弄干净。
  
  
  12月2日
  
  风停云散,今日是难得的冬阳 。
  
  再次见到了那只浅茶色眸子的黑猫
  这次又拿出了鱼干,它看到后露出了似是感到极为无聊的表情,但当我换成蟹肉后它便站了起来,那只湿漉漉粉色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然后立即跑过来叼走了
  ——但依然没能接触到它……
  
  时经多日,仪器已被撤走,剩下只需安心静养。
  想了想,我最终决定趁今天去医院看望他。
  
  
  
  
  
  
   安置病者的雪白大楼,楼旁无人问津的安宁小径,福泽在其中走过,此时可谓是最平静不过的时候了。
  路面的薄冰在阳光下化成淅淅沥沥的水,半融的积雪在木屐下发出嘎吱嘎吱的清响,哈一口气,水雾翻滚着在空中升去……
  
  上方传来窗户打开的声音,顷刻间,纯白瓷器当啷粉碎在眼前
  福泽抬头向上望去……刹那间,时间仿佛倒流回了十几年前
  
  ————白色大宅旁,摔落的纯色花瓶,幼童从窗口蹦出,融入淡淡的冬阳
  
  
  福泽伸出了双手
  
  
  
  

  乱步的信件